旗胜装修网_旗胜装饰公司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大连装修 >

【灵璧文史】灵璧正学书院匾文、楹联详注

时间:2018-11-07 04:25来源:旗胜装修网_旗胜装饰公司 作者:http://www.djaura.com
匾文、楹联往往是古典建筑的点睛之笔。在《红楼梦》第十七回“大观园试才题对额”中,雪芹先生借贾政之口——“偌大景致,若干亭榭,无字标题,也觉寥落无趣,任有花柳山水,也断不能生色”,一语道出了匾文、楹联之于传统建筑不可或缺的审美价值。创于明

匾文、楹联往往是古典建筑的点睛之笔 。在《红楼梦》第十七回“大观园试才题对额”中,雪芹先生借贾政之口——“偌大景致,若干亭榭,无字标题 ,也觉寥落无趣,任有花柳山水 ,也断不能生色”,一语道出了匾文 、楹联之于传统建筑不可或缺的审美价值。创于明代万历年间的正学书院,一路走来 ,其匾联艺术早已成为莘莘士子记忆深处美丽的文化符号 。现在,请让我们一起走入正学书院文化景观地带。

匾文:宝墨琳琅照眼明

【匾额一】正学书院

正学书院为明代万历二十五年(1597)灵璧知县钟大章捐资所建。东林党首领邹元标为之作记,中云:“(钟大章)从诸士请,捐俸与锾金,辟馆罗诸士肄业其中,额曰‘正学书院’。前建一堂,悬圣谕为‘讲约所’;后一堂 ,揭圣经于壁。堂左右列号舍 。诸士来游来泳,若身亲洙泗之境  ,而与三千七十子游于惟盛矣。”(吴嵩 、顾勤墉《灵璧县志·正学书院记》)“正学”之名源自《史记·儒林列传》:“务正学以言 ,无曲学以阿世。”汉武帝时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 ,以儒家学说为正学。

“正学书院”四字原为邹元标先生所题 ,今为时任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卢嘉锡先生于1994年灵璧中学建校五十周年之际亲笔所书 。卢嘉锡(1915~2001) ,福建厦门人(原籍台湾台南),杰出物理化学家、化学教育家和科技组织领导者,曾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等职。“正学书院”四字 ,字态行云流水,气韵生动自然,同其一贯中规中矩的题字风格迥然不同,在卢老的众多题字之中独树一帜。此匾悬于学道堂门楣之上 ,蓝底金字,飘逸大气。

【匾额二】竹影芸牕

北宋熙宁十年(1077)四月,苏轼出任徐州知州,“南望灵壁(璧) ,鸡犬之声相闻” ,闲暇之日 ,“幅巾杖屦” ,常常做客张氏园亭,探访灵璧名胜 。张氏园亭东南几里许有一片竹林 ,乃当地胜景 。元丰元年(1078)孟夏,苏轼徜徉其中 ,流连忘返 。灵璧当时属于虹县,鉴于此地远离县城,士子求学不便,苏轼倡导于此设立学堂,名流望族翕然响应。自此 ,竹林之中每每书声琅琅 ,时人称之竹中精舍。苏轼誉其他日必为灵阳圣地,并赋《过竹中精舍》一绝 ,诗曰:“翠霭千竿舞晚晴 ,月华邀影上中庭。书声一派深更里 ,长向芸窗伴异馨 。”竹中精舍毁于靖康之乱,几百年后正学书院于其遗址上应运而生。

“竹影芸牕”,即源于东坡先生《过竹中精舍》一诗。“牕(chuāng)”乃“窗”的异体 ,古人藏书用芸香熏避蠹虫 ,故借芸窗以称书斋。此匾悬于习礼堂西室,匾文为今人张文雅先生(元亭张氏后人,现任宿州市散文家协会主席)所书 。另,学道堂南书院碑阴面所镌“灵阳圣地”四字篆书为磬乡文化泰斗孙淮滨先生手书。

【匾额三】涵泳圣涯

邹元标《正学书院记》:“邑与洙泗伊迩,我圣祖龙飞之地,涵泳圣涯,浸灌深厚。”“洙泗” ,洙水和泗水 ,古水名,孔子在二水之间聚徒授学 ,世因以洙泗为孔子教泽之代称 。“伊迩”,靠近。“圣祖” ,此指明太祖朱元璋 。明朝建立以后,朱洪武立中都凤阳府  ,将灵璧划归管辖 ,故邹先生说灵璧是“龙飞之地” 。“涵泳” ,浸润,沉浸 。“涯”  ,“水边也 ,从水从厓 ,厓亦声”(《说文解字》) 。灵璧,北临圣人之地,南接圣祖之乡,沐浴着底蕴深厚的“二圣”甘露,近水楼台先得月 ,向阳花木易为春  ,故云“浸灌深厚” 。

“涵泳圣涯”匾悬于学道堂内,匾文原为邹公元标所题,今为著名书法家郭振有先生重书。郭振有,山西陵川人,1942年生。曾任国家教育部副总督学,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培训中心教授 、顾问 ,中国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,中国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 。

【匾额四】正学之门

乾隆二十七年(1762),清高宗爱新觉罗·弘历南巡返回,途经灵璧,微服入城 。当时 ,正学书院已废为梓潼庙 ,虽已荒凉破败,但气象峥嵘。乾隆帝不由走进,听完庙祝关于正学书院的介绍 ,感慨万分。庙祝见来人气宇轩昂 ,谈吐高雅,于是祈求墨宝。乾隆一挥而就,字曰“正学之门” ;又稍停片刻 ,吟题一联:“正气凝天地,学风融古今 。” 庙? ?仪肟腿寺淇? ,然而乾隆笑而不应,掷笔而去 。第二年,知县刘次品携带灵璧特产——苔干和奇石上京进贡,趁机把御笔带上,代表灵阳父老禀明来意。皇帝龙颜大悦,在去年书写的“正学之门”横幅正上方钤上“乾隆御笔”印玺;又在楹联上面补上“壬午孟夏月上澣御笔”,同时盖上玉玺。至此,两幅作品尽善尽美矣!

“正学之门”匾悬于习礼堂门楣之上,中间红底金字“正学之门”四个大字 ,正上方钤有“乾隆御笔”玉玺,四边为金色祥云龙凤图案,逼真生动。另外,学道堂外赑屃石碑阳面亦镌有“正学之门”四字 。匾额石碑,双璧生辉 ,华丽典雅 ,庄重大方,共同印证数百年来正学书院的殊荣 。

【匾额五】斯文正脉

同治五年(1866),曾国藩以“钦差大臣”的身份到灵璧主持平叛。公事之余 ,他巡视书院,瞻仰乾隆帝的墨宝真迹,观赏先贤们的诗文字画 ,并在学道堂讲学,介绍自己处世交友之道,推荐自己修身养性之诀。临别之际,曾国藩为学道堂手书“斯文正脉”匾额一块 ,并题写两副对联:“长将静趣观天地;自有幽怀契古今”,“是真读书,瞒不过天聋地哑;作大学者 ,撇得开利锁名缰” 。又在堂东 ,亲手栽种一棵皂角树 ,以寓“十年树木 ,百年树人”之意。

“斯文”,指礼乐教化 、典章制度 ,典出《论语·子罕》:“天之将丧斯文也 ,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。”“正脉”犹正统、正宗,典出《宋史·儒林传四·蔡元定》:“父发 ……以程氏《语录》、邵氏《经世》、张氏《正蒙》授元定,曰:‘此孔孟正脉也 。’” 正学书院虽地处县邑 ,然东坡先生“灵阳圣地”、南皋先生“涵泳圣涯”、乾隆皇帝“正学之门”之誉深入人心,被称为“斯文正脉”也算实至名归。

“斯文正脉”,现为著名书法家胡云復先生所题。胡云復,名云富,字云復并以字行,号南浦。1942年生于湖南醴陵,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科学研究院教授、研究生导师 ,并兼任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书法系教授、研究生导师。

【匾额六】学道堂

“学道”出自《论语·阳货》:“君子学道则爱人,小人学道则易使也。”“道”为何物?书院《学道堂堂规》如是说:“父子之道——仁,此学道堂中之先务也。兄弟之道——义,此学道堂中之急务也 。夫妇之道——礼 ,此学道堂中之要务也。以上三条 ,入而在家之道,然未尝不达于外也 。君臣之道——智 ,此学道堂中之大务也。朋友之道——信,此学道堂中之重务也 。以上二条 ,出而在外之道 ,未尝不达于内也。”

“学道堂”匾悬于学道堂内正梁之上,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胡云復先生书写。

【匾额七】习礼堂

习礼堂 ,亦称礼堂 ,清代岁科考试时兼作阅卷厅。

#p#分页标题#e#

“习礼”二字源出《仪礼·士相见礼》:“宾对曰:‘某不以挚 ,不敢见。’主人对曰:‘某不足以习礼,敢固辞。’” 另 ,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:“孔子去曹适宋,与弟子习礼于大树下 。”《说文解字》:“習 ,数(shuò)飞也。”“习(習)” ,本义指鸟类频频拍动翅膀试飞,引申为反复演练、钻研之意 。

习礼堂内有一木屏,屏上是明代刻本《孔子圣迹图》之“俎豆礼容”浮雕,中有解说文字:“孔子五六岁时为儿嬉戏,常陈俎豆,设礼容,与同戏群儿迥异,盖天植其性,不学而能也。由是群儿化效,相与揖让 ,名闻列国。”“俎豆”,古代祭祀时盛放祭品的器皿 。“礼容”,礼制仪容。孔子小时候做游戏,常常摆起各种祭器,学做祭祀的礼仪动作。浮雕人物栩栩如生,呼之欲出。“俎豆礼容”是“习礼”二字形象的注脚。

“习礼堂”匾悬于堂内正梁之上 ,隶书三字为著名书法家刘炳森先生1999年题书。刘炳森(1937~2005),字树庵,号海村,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文联副主席、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、中国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等职 ,其“刘体隶书”影响甚广 。

【匾额八】弘道养正

《论语卫灵公》:“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。”钱穆《〈论语〉新解》:“弘,廓大之义。道,指人道 。道由人兴,亦由人行 。自有人类,始则浑浑噩噩,久而智德日成,文物日备 ,斯即‘人能弘道’ 。”《易经·蒙卦》:“蒙以养正,圣功也。” 孔颖达疏:“能以蒙昧隐默自养正道,乃成至圣之功。”“弘道养正”,弘扬大道,涵养正气。

此匾悬于习礼堂西室,匾文为著名教育家柳斌先生题赠。柳斌,江西萍乡人 ,1937年出生,曾任国家教委副主任、教育部总督学等职 。

【匾额九】坐拥百城

北齐·魏收《魏书·李谧传》:“丈夫拥书万卷,何假南面百城 ?”大丈夫拥有万卷书籍,何必还需要统治百城?后因以“百城”“百城书”喻指丰富的藏书;以“坐拥百城”(“坐拥书城”“拥书百城”)比喻藏书极其丰富。习礼堂东室为藏书室 ,经史子集诸类兼收。中国传统士人将读书作为生命的需要 ,会聚书院,藏书、校书、修书、著书、刻书、读书、教书……那份对书的珍爱与眷恋,令现代人肃然起敬并心向往之。

“坐拥百城”悬于东室,四字行楷为本地学者寿公新元所题。

楹联:挥毫百斛泻灵珠

【楹联一】

正气凝天地;

学风融古今。

原大门联 。公元1762年,乾隆皇帝题书 。今其手迹敬悬习礼堂门上 ,红底金字,熠熠生辉。另,学道堂内也有此联,落款是“北师大晚生南浦云復重书” 。

此联尺幅之内 ,蕴藏万里之气;片言之间,通贯千载之风。“正气凝天地”脱胎于文天祥《正气歌》首句“天地有正气”。邹元标《正学书院记》:“(灵璧)而俗固质直右儒,以子淳衷古行,稍一振铎 ,必有闻风而兴者 。”“质直右儒”“淳衷古行”,这些皆属“正气”的范畴。自古以来,本县就是适宜实施教化的沃土。“学风融古今”,即“不薄今人爱古人”,主张学风古今交融,兼收并蓄 。全联高屋建瓴,大气磅礴 。

令人拍案叫绝的还有 ,嵌“正”“学”二字 ,如风行水上 ,自然成文,毫无斧凿痕迹。在鹤顶格楹联中,该联当属上乘之作。

【楹联二】

读圣贤书 ,取义成仁,所学何事;

立经济志 ,先忧后乐,无愧此心。

学道堂联。明代倪元璐题撰,今人胡云復重书 。

倪元璐(1593—1644),字玉汝,号鸿宝,浙江上虞人,著名书画家 。天启二年(1622)进士。历官至户、礼部尚书 。天启七年(1627) ,元璐出任江西乡试之主考官,路经直隶真定府冀州枣强县时专程拜访知县陈三重。陈三重是凤阳府灵璧县人,二人同中天启二年壬戌科进士。三重正欲回乡探亲 ,于是,陪同元璐一起到了灵璧。在正学书院 ,倪元璐望着同年的肄业之地,赠联共勉。后来,此联一直成为书院学子的座右之铭。

联语是就文山先生绝笔所作的拓展。《宋史·文天祥传》:“孔曰成仁,孟曰取义 。惟其义?。匀手?。读圣贤书,所学何事?而今而后,庶几无愧。”“取义成仁”,语本《论语》《孟子》。《论语·卫灵公》:“志士仁人,无求生以害仁,有杀身以成仁。”《孟子·告子上》:“生,亦我所欲也;义,亦我所欲也 。二者不可得兼,舍生而取义者也 。”取义成仁,是历代仁人志士慷慨赴难的至高道德准绳 。“事” ,做也;“何” ,前置宾语 。“所学何事” ,即“所学的东西是用来做什么的”之意。“经济”一词,东晋时代已正式使用。《晋书·殷浩传》:“足下沈识淹长,思综通练 ,起而明之,足以经济。”所谓“经济”,即“经邦”“经国”和“济世”“济民”,以及“经世济民”等词的综合或简化,其在中国古代文化中是一个非常博大的概念,充满了丰富的人文思想和社会内涵。“先忧后乐”,出自范仲淹《岳阳楼记》:“先天下之忧而忧 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”

此联勉励士子读书立志,经邦济国,取义成仁 ,忧乐天下 。

【楹联三】

读古人书 ,幼学壮行,开卷都成循吏传;

行天下事,先忧后乐,立心端在秀才时。

学道堂联。此联为清代孙润所撰,安徽省书协副主席韦斯琴女士所书。

孙润(?—1861)  ,道光(1821—1850)后期灵璧知县。孙润下车伊始,励精图治。面对已经废为梓潼庙 、仅存三间的正学书院,他主持修葺,使历经二百五十年左右的书院面貌一新。同时 ,孙润亲自制定书院学程 ,对弟子日常礼仪规范等作出了具体的规定 ,强调书院应以“讲学”为宗旨,“立人达人 ,全在讲学;移风易俗 ,全在讲学;拨乱返治,全在讲学;旋乾转坤,全在讲学” 。他赠联勉励诸生:“读古人书,幼学壮行 ,开卷都成循吏传;行天下事 ,先忧后乐,立心端在秀才时。”自此,正学书院蒸蒸日上  ,名闻遐迩。

#p#分页标题#e#

明人冯梦龙《醒世恒言》:“要知天下事,须读古人书 。”《孟子·梁惠王下》:“夫人幼而学之,壮而欲行之 。”幼时勤于学习,壮年施展抱负。“循吏”之名最早见于《史记》的《循吏列传》,后为《汉书》《后汉书》直至《清史稿》所承袭 ,成为正史中记述那些重农宣教、清正廉洁,所居民富、所去见思的州县级地方好官的固定体例 。“先忧后乐”,典出范希文《岳阳楼记》。“秀才”,优异之才。《管子·小匡》:“农之子常为农,朴野不慝 ,其秀才之能为士者,则足赖也。”尹知章注:“农人之子,有秀异之材可为士者 ,即所谓生而知之,不习而成者也。”明清则称入府州县学生员为秀才。

上联强调幼学壮行,青史流芳;下联旨趣则与宋代大儒张载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 ,为往圣继绝学 ,为天下开太平”异曲同工。咸丰三年(1853),书院张锡嵘考取进士  ,荣选翰林院庶吉士,并在同治六年(1867)戡乱之中壮烈殉国 ,用生命践行了孙润先生的谆谆教诲。

【楹联四】

长将静趣观天地;

自有幽怀契古今。

学道堂联。此联为清代曾国藩题书。落款署名“涤生曾国藩”,下边钤有“曾国藩印”和“涤生”两方印章。

曾国藩(1811~1872),字伯涵 ,号涤生,湖南人。晚清“中兴四大名臣”之一 ,官至两江总督、直隶总督、武英殿大学士,封一等毅勇侯,谥曰“文正”  。湘军的创立者和统帅者,散文“湘乡派”的开创人。中国近代军事家 、理学家 、政治家 、书法家和文学家。

“静趣” ,心界空灵之时获得的妙悟。前人历来推崇静趣,“静中有深趣”(宋张耒诗句),“静中有奇趣”(宋吴芾诗句),“久视空无尘,静趣自忘我”(宋蒲寿宬诗句)。王安石《游褒禅山记》:“古人之观于天地 、山川 、草木 、虫鱼 、鸟兽,往往有得,以其求思之深而无不在也。”佛言:“观天地 ,念非常。观世界,念非常 。观灵觉,即菩提。如是知识 ,得道疾矣。”(《佛说四十二章经》)“幽怀” ,隐藏在内心的情感,《水经注·庐江水》引晋吴猛诗:“旷载畅幽怀,倾盖付三益 。” 静中出趣 ,参悟天地;幽中生怀 ,契合古今。

朱光潜《谈美书简》的一处高论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领会曾文正公的妙联:“大约静中比较容易见出趣味。……所谓‘静’,便是指心界的空灵 ,不是指物界的沉寂 ,物界永远不沉寂的 。心境愈空灵,愈不觉得物界沉寂,或者还可以进一步说,心界愈空灵,也愈不觉得物界喧嘈 。习静并不必定要逃空谷,也不必定学佛家静坐参禅。静与闲也不同 。许多闲人不必都能领略静中趣味 ,而能领略静中趣味的人 ,也不必定要闲。在百忙中,在尘市喧嚷中,偶然丢开一切 ,悠然遐想,心中便蓦然似有一道灵光闪烁,无穷妙悟便源源而来:‘万物静观皆自得,四时佳兴与人同。’”

“长将”,经常用;“自有”,自然有 。全联行云流水,畅而不隔 。

【楹联五】

是真读书,瞒不过天聋地哑;

作大学者,撇得开利锁名缰 。

学道堂联。此联为清代曾国藩所撰,今人郭振有先生所书 。

《历代神仙通鉴》称:“[梓潼真君]道号六阳 ,每出驾白骡 ,随二童 ,曰天聋 、地哑。真君为文章之司命,贵贱所系,故用聋、哑于侧,使其知者不能言,言者不能知 ,天机弗泄也 。”明人王逵《蠡海录·鬼神类》:“梓潼文昌君从者,曰天聋,曰地哑。盖帝君不欲聪明之尽用,故假聋哑以寓意,且夫天地岂可聋哑哉?”“天聋地哑”,即指主宰文人仕途命运的文昌君(梓潼君)身边的两个侍从。宁可食无肉 ,不可居无书。真读书者,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”。

【楹联六】

授礼颂诗,期执教同传圣训;

登堂入室 ,愿诸生尽列儒林。

习礼堂联。联为光绪四年灵璧知县张树建所撰,字为灵璧书协主席王锰先生所书。

“圣训” ,圣人的教导,指儒家相传的训谕。《论语·季氏》第十三章形象地再现了“授礼颂詩”的来源:“陈亢问于伯鱼曰:‘子亦有异闻乎 ?’对曰:‘未也 。尝独立 ,鲤趋而过庭。曰:“学诗乎?”对曰:“未也。”“不学诗 ,无以言。”鲤退而学诗。他日又独立,鲤趋而过庭 。曰:‘学礼乎 ?”对曰:“未也 。”“不学礼 ,无以立。”鲤退而学礼。闻斯二者。’陈亢退而喜曰:‘问一得三 。闻诗,闻礼,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 。’”“登堂入室”紧扣习礼堂作为书院最后一道厅堂的特点 ,语出《论语·先进》:“(仲)由也升堂矣,未入于室也。”堂是正厅,室是内室。过去四合院房屋建筑,中间是天井,进屋首先得入门,入门后登(升)入厅堂,然后才能进入内室。入门 、升堂 、入室 ,表示学习由浅入深的几个阶段 。“儒林”,指儒家学者之群。《史记》有《儒林列传》。唐张守节《〈史记〉正义》引姚承曰:“儒谓博士 ,为儒雅之林。”

此联是嵌名联,分别嵌有“礼”“堂”二字,“礼堂”是“习礼堂”的另一叫法。上联从教师角度而言 ,期望执教者重视诗礼的传承;下联从秀才角度而言,希望“登堂入室”的众生员全都名入儒家行列。

【楹联七】

青云有路终须到;

金榜无名誓不休 。

原考棚联 。光绪四年(1878)灵璧知县张树建撰联 ,今城中“云路街”即得名于此 。考棚,在大门之内、学道堂前 ,为三排竖列平房。

张树建,字玉甫 ,清代高邮人。《高邮州志·张树建传》:“光绪初,署灵璧县事。”光绪四年,张树建在城乡绅士支持下,重修正学书院 。重修之后的正学书院异常坚固 ,历经近一百二十年的风风雨雨屹立不倒,主体建筑一直坚守至1994年书院历史上的第三次重修。

石君宝《李亚仙花酒曲江池》楔子:“万丈龙门则一跳,青霄有路终须到。去时荷叶小如钱 ,回来必定莲花落 。”王实甫《西厢记》:“小生这一去白夺一个状元 ,正是‘青霄有路终须到,金榜无名誓不归’。”同元人杂剧相比,张树建将“霄”换为“云”,“归”换为“休” ,使这副励志联多些人文情怀。

“青云” ,喻官高爵显 。《史记·范雎蔡泽列传》:“须贾顿首言死罪 ,曰:‘贾不意君能自致于青云之上 。’”后遂以“青云(青云路)”喻高位或谋求高位的途径 。“学而优则仕”嘛 ,“治国平天下”一直是古人读书的至高理想。“金榜”  ,古代科举制度殿试后录取进士揭晓名次的布告 ,因用黄纸书写 ,故名,也称黄甲、皇榜 。殿试合格后分三甲发榜:一甲三人 ,即状元、榜眼和探花,赐进士及第;二甲若干人 ,赠进士出身;三甲若干人 ,赐同进士出身。历史上 ,金榜一般长十九米,宽一米 ,上面将每个人都清楚地注明姓名、名次和籍贯。“榜上有名”“金榜题名”“榜上无名”“名落孙山”等成语,均出于此 。唐代郑谷《赠杨夔》诗:“看取年年金榜上,几人才气似扬雄。”五代王定保《唐摭言》:“金榜题名墨上新 ,今年依旧去年春。”“金榜题名时”在《神童诗》中被列入“人生四喜”之一。

此联今为中国煤矿书协理事闫增先生用狂草体重书,现悬于习礼堂中 。

【楹联八】

映雪囊萤,如此方称学者;

夺魁攀桂,这般不负秀才。

原考棚联 。光绪四年灵璧知县张树建题撰。

#p#分页标题#e#

“映雪”典出《文选·为萧扬州荐士表》“至乃集萤映雪,编蒲缉柳”,唐李善《文选注》引《孙氏世录》:“孙康家贫,常映雪读书 。清介,交游不杂 。”“囊萤”典出《艺文类聚·续晋阳秋》:“车胤字武子,学而不倦 。家贫不常得油,夏日用练囊盛数十萤火 ,以夜继日焉。”二典合称“映雪囊萤”,也作“积雪囊萤”“集萤映雪”“聚萤映雪”“囊萤映雪” 。先贤勤学苦读的事迹不胜枚举,好多被写入《三字经》:“披蒲编,削竹简,彼无书,且知勉。头悬梁,锥刺股 ,彼不教,自勤苦 。如囊萤 ,如映雪,家虽贫,学不辍。如负薪,如挂角 ,身虽劳 ,犹苦卓 。”“学者”,做学问的人 ,求学的人。上联强调求学之人应当像晋朝孙康 、车胤那样刻苦攻读。

“夺魁” ,夺得第一。“攀桂” ,语本汉代淮南小山《招隐士》:“攀援桂枝兮聊淹留。”《晋书·郤诜(xìshēn)传》:“[诜]累迁雍州刺史 。武帝于东堂会送,问诜曰:‘卿自以为何如?’诜对曰:‘臣举贤良对策 ,为天下第一,犹桂林之一枝,昆山之片玉。’”“攀桂” ,原为攀援或攀折桂枝之意 ,大概由于晋代郤诜“桂林一枝”典故的影响,转喻科举登第。贾岛 《青门里作》诗:“若无攀桂分,只是卧云休。” 下联极力鼓励秀才们他日蟾宫折桂。

此联现悬于习礼堂内。江苏靖江书协主席常秦先生以隶书重书 ,字体朴拙凝练,意态生动。

【楹联九】

腹内无东西,静坐一番,只是指东画西而已;

胸中有天地,挥毫三?。癫痪於睾踉眨?/strong>

原考棚联 。光绪四年灵璧知县张树建题撰。

宋代释普济《五灯会元》卷十四:“说青道黄 ,指东划西。”宋代释惟白《续传灯录》:“际出今日去却之乎者也,更不指东画西 。”“指东画西” ,比喻说话作文偏离主题 ,东拉西扯。科举时代考试须经三次,叫初场、二场、三场。《明史·选举志二》:“初设科举时,初场试经义二道,四书义一道;二场论一道;三场策一道。”“惊天动地”,语出白居易《李白墓》诗“可怜荒垅穷泉骨,曾有惊天动地文”,形容声音极大或声势影响极大。

此联犹如两幅肖像,将“胸无点墨者”和“胸有成竹者”两种大相径庭的考生对举,发人深省。

【楹联十】

掌籍功名 ,配尊上帝;

勖人德义 ,阴骘下民。

原文昌宫联 。张树建题撰 。

邹元标《愿学集·正学书院记》(四库全书版):“诸水汇池,巽峰耸峙,转东南,创文昌阁。”据吴嵩、顾勤墉《灵璧县志》和贡震《灵璧志略》,康乾年间,正学书院已废,但仍为梓潼庙之用 。光绪四年张树建知县重修正学书院时 ,在书院东院内专建文昌宫,清末曾在宫内办过义学 。文昌阁、梓潼庙和文昌宫 ,是古代正学书院建筑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 。文昌帝君和梓潼帝君本是两个不同的神灵,元代延祐三年(1316),仁宗敕封梓潼神为“辅元开化文昌司禄宏仁帝君” ,至此,二者合而为一,主管人间功名 、禄位 ,成了科举时代广受崇祀的神祇 。

“掌籍功名” ,掌管文人功名簿册。“配尊上帝” ,被尊奉为神明名副其实 。“勖(xù)”,勉励。“德义”,从善去恶。《国语·晋语七》:“悼公与司马侯升台而望,曰:‘乐夫?’对曰:‘临下之乐则乐矣,德义之乐则未也。’公曰:‘何谓德义 ?’对曰:‘诸侯之为 ,日在君侧,以其善行,以其恶戒,可谓德义矣。’” 韦昭注:“善善为德 ,恶恶为义。”“阴骘(zhì)”,默默地使安定,源出《尚书·洪范》“惟天阴骘下民” ,意谓冥冥之天在暗中保定人民。不仅劝学而且劝善,文昌帝君是一个多面立体的形象。

宫中文曲神翘足而待,其中一手作提笔挥毫状,以盼三年一次的科考。两边配联曰:“翘足至今,盼三年来到;挥毫不下,恐一点偏差 。”

自古以来,天下书院名以正学者不知其几矣,迄今惟灵地正学书院存焉。

叔和院,涤生树,万历古井 ,汴阳风物于兹极盛;

东坡诗,南皋文,乾隆妙联,垓下辞章惟此良多 。

所有这些,无不得益于灵璧古今贤者的卓识和厚爱 。保护古老书院,一方面是对这一建筑历史记忆 、审美价值的精心呵护,而另一方面是对这一建筑形而上的精神层面的传承和发扬。

《世说新语·言语》:“从山阴道上行 ,山川自相映发,使人应接不暇。”观正学书院诸匾文 、楹联 ,每每触发同样感觉。字字珠玑,词藻警人。读之,香生齿颊;品之,脍炙人口 。老杜诗云: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?”其斯之谓也。

旗胜装修网_旗胜装饰公司 http://www.djaura.com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